头条资讯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4001-111-111
广告

美媒:预防出现下一个“特朗普总统”

2021-01-13 09:34:07

阅读:189

评论:0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1月6日发表了题为《我们未来如何避免特朗普这样的总统?》的文章,作者为伊莱恩·卡马克。文章称,美国第45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任期内造成空前的混乱和分裂,法律界人士鲍勃·鲍尔和杰克·戈德史密斯在《后特朗普时代:重建总统职位》一书中提出改革建议,希望从制度入手,在未来阻止特朗普式的人物成为美国总统。全文摘编如下:

  在特朗普时代行将结束之际,随着总统任内的混乱、分裂和腐败阴云消退,很多美国人会长舒一口气。尽管特朗普史无前例地试图废除民主制度,但我们的制度总体上运转正常。

  但一个健康的民主国家需要不断维护。现在应该反思整个民主制度,看看应当做出哪些改变。正如我之前所主张的那样,应改革基本制度,在我们的提名制度中重新加入一些同行评议的因素,这将大大有助于从一开始就防止像特朗普这样的人有机会竞选总统。但这只是需要改革的诸多领域之一。

  另一个令人关切的领域是对总统的法律限制,或者说,对总统缺少法律限制。在这个问题上,应该看看鲍勃·鲍尔和杰克·戈德史密斯的《后特朗普时代:重建总统职位》一书。对于那些希望在未来通过某些手段阻止或对付特朗普式总统的人来说,该书提供了全面的建议。鲍尔是华盛顿最著名的选举律师之一。他曾代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拜登竞选团队,并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过白宫顾问。戈德史密斯是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曾在布什政府第二任期担任要职,是公认的美国最杰出的保守派法律人士之一。他们共同为改革提供了非常合理的路线图。

  境外支持者须透明

  他们建议解决的很多问题,都是在其他总统任内就出现的,但特朗普执政加剧了这些问题。例如,在乔治·W·布什和比尔·克林顿任内,总统赦免程序就引发关注。特别顾问程序自上世纪70年代首次在水门事件中使用以来,一直受到批评和修正。有关联邦调查局(FBI)调查的政治背景问题,可以追溯到埃德加·胡佛时期。

  但最有趣的改革提议或许是那些针对唐纳德·特朗普时期特有问题的提议。在美国现代历史上,我们从未怀疑过某位现任总统代表了外国利益。正如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某次在白宫与特朗普会晤时所说:“有了你,条条大路通普京。”自从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行为被披露以来,对俄罗斯握有特朗普“把柄”的怀疑就没有断过。由于没有先例,所以成文法律管不了一位被怀疑受惠于外国势力、更不用说美国敌人的总统,也就不足为奇了。

  因此,鲍尔和戈德史密斯针对《美利坚合众国法典》第22卷第219条关于外国影响的内容,提出了一系列修改建议。他们建议把总统候选人纳入该条款,要求竞选团队必须报告为其提供竞选支持或援助的外国联系人。他们指出,其中最主要的是对手研究公司,如果这些研究公司是外国间谍,其破坏力要比普通公司大得多。

  个人收入来源须报告

  改革的第二个领域是必要的,因为特朗普在上任之初拒绝剥离自己的资产。非但如此,特朗普的律师们还设计了一种独特的信托安排,这种安排被认为是非常不适合的,政府道德准则办公室沃尔特·肖布因此辞职。很快,人们就看出来了,特朗普继续在管理他的企业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华盛顿没有人认为这是件好事。事实上,在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一年,他对自己企业的积极参与,导致国会在《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中,明确禁止总统及其子女申请该法提供的贷款和其他商业救济。鲍尔和戈德史密斯认为,在这一领域,需要全面修改法律。他们建议总统向国会报告所有收入来源,并禁止总统拒拿工资。

  最后,鲍尔和戈德史密斯谈到特朗普的纳税问题。从卡特政府开始,历届总统都公布了自己的税单。特朗普拒绝公布他的税单,让人怀疑他的纳税情况应当受到审计。在他任期内,所有争取让他公开税单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加利福尼亚州要求以公开税单作为候选人参选条件,但遭法院否决。鲍尔和戈德史密斯建议修改《政府道德准则法》,要求所有总统和总统候选人公布他们的税单。这一范围还有可能扩大到担任公职的总统家庭成员。

美媒:预防出现下一个“特朗普总统”

  《后特朗普时代:重建总统职位》一书封面。

  来源:参考消息网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广告
        广告